Accompany You

一个想快乐却又时而不快乐的少年。

如何在迷茫的时代中,明白地活着?



今天想给大家熬一碗不太一样的鸡汤。

我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从小到大,循规蹈矩,虽然偶有叛逆,但也叛逆的不够出众。

总之是一个既不红又不专,又平庸的普通少年。

但是,从大学到工作,在相对自由的环境中,我读了很多书,做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有趣的、或者牛逼的人。今天杭州大雨,我宅在家中,自我对话,总结了一下自己二十几年来初步形成的价值观,分享给大家。我不会在文中罗列大段的名人哲言,也不会装逼地抖书袋子,只想和自己的内心,和你聊一聊。

本着自由主义的精神,我也不指望大家读后能有多认同我的价值观,或者能有多大的收获和启发。只是我现在有了一个可以自由表达的平台,我尽我所能的表达而已。

其实呢,我所谓的价值观,就是一个自由主义者的价值观,总结起来就三句话:

1、任何的时候,都努力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2、尊重别人的合理的自由。

3、怀疑一切,除了逻辑和自由。

自利的人最牛逼

虽然在自由经济学领域,已经有无数的学者呼吁过“自私自利”对于这个时代的重要性;但在很多场合,“自私”与“自利”依然是以贬义的性质出现。

其实,对于从小接受着应试教育的我来说,在中学的时候,甚至在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也一直都认为一个牛逼的人就在于他的“奉献精神”。每一年,在各种卫视的各种晚会上,钢琴声一起来,我们都会被各位支教山区的老师、无私的医生、坚持资助贫穷孩子上学的老人、各种慈善家的豪捐行为感动得内牛满面。

这一切,看起来都和谐的一塌糊涂,社会正能量爆棚。可是,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人性首先是自利而非利他,这是无数哲人思辨的结论。其实,大学的时候,我也曾经去大别山支教。诚然地说:我去大别山支教的目的,绝不是为了“为当地的孩子们送去知识与温暖”;我的目的很简单,为了让我能在自己的求职简历上多写一行社会经历,这一简单的“利己”目标就驱使我去了大别山。

在大别山的支教过程中,我也见到了几位已经坚持十几年的老师。我十分尊敬他们,但当我问他们“你们为什么要要来支教,为什么要坚持下去?”的时候,他们给我的回答,和在电视晚会、慈善典礼上得完全不同。

他们说:当时来这里,是因为我不喜欢与城市里的人打交道、是因为自己的专业找不到工作、是因为自己喜欢山区;而自己之所以要坚持下去,是因为自己觉得如果回去,他们会在大城市里混得很惨、他们会被乡里邻居看不起、他们已经习惯了山里的味道、他们觉得在山里能带给他们快乐。

你看懂了吗?每一个你认为“伟大”、 “高尚”的行为背后,都蕴含着“利己”的动机,而也唯有“利己”才能让每一个人尽全力去做自己,并且将事业带上高峰。

每一个捐资千万的企业家,都是一个极端“利己”主义者,他们曾聚资亿万;每一个尽力抢救病人,用口吸痰的医生,都是为了能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每一个出生入死,追捕逃犯、进入灾区的警察,都是为了实现自己心中固有的“正义感”。他们的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你可能会质疑我:很多见义勇为的人,为了拯救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连命都不要了,你说他是“为了自己”?很多父母,为了自己的孩子,愿意做一切自己不情愿的事情,你说他们是为了自己?在战场上的士兵,敢于在枪林弹雨中冲锋,视死如归,你说他们”为了自己“?

我的回答是,他们当然是为了自己,只不过,有些时候,“自己”并不是只“个人”这个单一的个体,而是指“自己体内的基因”。

这个问题其实很难用简短的篇幅讲清楚,推荐大家可以去读一本知名的著作《自私的基因》。人类的利他行为其实不多,而几乎所有的利他行为都可以从“基因”的角度去进行数理分析。而所谓的“基因”,便是我们每个人的内核:每一个家族、每一国家、每一个组织,都有着部分相同的基因。当我们为人父母,我们为了孩子愿意付出一切的时候,是因为孩子的身上有着与我们相同的基因;当我们为了国家,浴血奋战,是因为我们这个族群有着相同的基因。这就是从基因的角度,来分析“那些为数不多的利他行为”。也许我转述的比较含糊不清,你若有兴趣,可以找来原书去读一读。

当然,这个世界上还是肯定存在一些真正“无私奉献”的人的,我向他们致以崇高的敬意,他们是这个时代的理想和憧憬;但我更要向每一个“利己”的人致敬,“利己”才是支撑这个时代的脊梁。

我之所以强调“利己”,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价值观,因为这恰恰是90后们迷茫的重要因素。

从小被教育”服从集体”、“服从长辈”、“服从体制”的我们。在这个自由的时代来临的时候,感到前所未有的不知所措。因为我们”利己“的天性,在十几年的洗脑历程中,被碾压得极度压抑;而当我们突然有一天获得自由选择权之后,我们却患上习惯被虐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我们会考虑自己的专业、自己的工作、自己的恋人会不会让父母满意、会不会让世俗满意,会不会获得来自朋友们的嫉妒。我们考虑了太多别人,却偏偏遗忘了“自己”,丢掉了我们生为人的最重要的“天性”。

如果你赞同,我的观点。那么,请尝试着,找回你的天性,找回你身上“利己”的基因。

·当你大学毕业,选择专业的时候,请只为自己考虑,选择你自己最有兴趣、最擅长的;

·当你和别人有矛盾的时候,请不要轻易让步,为自己争取最大的权益;

·当你毕业选择工作的时候,请不要在乎他人的眼光,也不要轻信他人的建议,问一下自己,到底喜欢什么,愿意从事什么职业?

·当你选择爱人的时候,请从你的内心出发,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你的幸福,永远掌握在你自己的手上。

·当你追求财富的时候,不用掩盖,不要虚伪,你要是成功了,你就是励志故事。

·当你觉得累了,想离开、想逃离的时候,请尽管离开,尽管休息,不要在乎任何人的议论纷纷,这个世界,离开了你仍然好的一塌糊涂,但你自己却不能离开自己。

而你的快乐、你的舒适,就是你的这一生最大的利益。

尊重每一个人合理的自由自由

当然,和“利己主义”相辅相成的,就是“对他人的尊重”了。

人是群居动物,如果你选择了与其他人一起工作、生活,那你不可避免将会遇到无数复杂的人际关系,而繁杂的人际关系就会导致你的各种“不开心”,你的各种负面情绪,就在你每天与别人的相处中迸发出来。那么,你到底应该怎么做,才能让这种负面情绪最小化?让自己本来就不长的人生,过得更轻松一些。

你所需要做得,就是,尊重每个人的自由。

只有你尊重他人的自由,你才能够得到自己的自由。

这其实是西方启蒙时代就被重复无数次的思想;无数的西方先哲为了这么一个“自由且互相尊重的社会而著书立作、奔走呐喊。但在几千年专制与封建的中国,我们却仅仅还踱步走在通往它的路上。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如今我们的时代,是最接近“尊重和自由”的时代。

什么是尊重别人的自由?那就是如同伏尔泰的名言“我不同意你的说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我不是同性恋,但我尊重同性恋,只要他们的行为不侵害我的利益,我尊重他们的生活;

·我不是穆斯林,但我尊重穆斯林的种种禁忌,只要他们的行为不侵害我的利益,我尊重他们一切的行为习惯;

·我不是农民工,但我尊重农民工,哪怕他们的很多生活方式可能让我们这些“自诩有文化”的人感到不适,但只要他们的行为不侵害我的利益,我尊重他们一切的行为习惯;

·我不是你,但我尊重你的行为、你的习惯、你的生活方式、你的思想、你的一切,只要你的所作所为不侵害我自己的利益,我无条件尊重你的自由。

当然,“只要你的所作所为不侵害我自己的利益”这句话格外的重要;正如前文所讲到,这个时代,首先是“利己”的时代,而“自由”是“利己”的补充,如过别人的自由侵犯了我的利益,或者我的自由侵犯了他人的权益,这都是不可能被允许的。而法律存在的意义,也是如此。

当我开始尊重他人的自由之后,我便能将更多的精力专注于“获取自我的利益”之中,这让我能更专注地做好自己的事情,而不被他人所打扰。我开始学会“理性的妥协”,在个人与他人的争执之间寻求平衡。永远记住,不要把时间浪费在“焦虑别人对你的看法”和“别人不理解、不赞同你的看法”上,你需要的是尊重别人,并且尊重自己。

怀疑一切,除了逻辑和自由

对的,马克思就说过,怀疑一切。

“怀疑一切”是一个自由主义者所必备的素养。

我们所生活的世界如此之大,人如此之多,无数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潮、商业、体制、媒体、权威,相横交错,一切都是那么复杂,而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却是一个个多么渺小的个体。

渺小的我们,注定无法知晓这个世界的全部得真相,甚至连0.000000001%都无法得知。我们从小看到的、听到的,我们现在听到的、看到的,又有多少是真相?你现在打开微信朋友圈看看,无论是你的父母,还是你的朋友所转载的文章,又有多少的言之凿凿的真相?哪怕你现在正在阅读的这篇文章,或许也许也只不过是胡言乱语、一堆呓语而已。

对于这个话题,我不想向大家推荐什么高深的哲学著作;我只向大家推荐一部充满喜剧诙谐的律政题材的日剧:《legal high》

也许你已经看过这部日剧,但你许会质疑说,这部日剧的三观极其不正确:一个律师,没有任何的正义感,打官司的目的,只是为了自己能赢,而从不考虑案子本身的真相是怎么样的,这是何其的毁三观。

如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我希望你能去百度一些对于《legal high》的深度分析来读读。至少在我看来,《legal high》的三观,在如今的自由经济时代中,是再正确不过的“真理”。

一个律师,他的职责就是为自己的辩护方争取最大的利益(当然也就是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典型的利己主义的体现);而且,一个律师哪怕他再牛逼,他也无法知晓任何一个案子的真相,如果他主观地认为某一个情况就是“真相”,那才是有失“公平正义”,因为万一他所认为的“真相”是错的呢?

举个例子,这里来剧透一下。《legal high》的第一集,剧中主角古门美律师接手了一桩年轻的富二代学生杀人案(这是不是很像药家鑫、或者复旦大学的投毒案?)无数的证据指向这个孩子有罪,媒体舆论也一边倒认为富二代有罪;但古门美却在法庭辩护通过逻辑推演指出,这个富二代根本没有作案的时间。最后富二代被无罪释放。但当富二代走出法庭的时候,他说了一句话:

“可恶的检察官居然敢抓我,下次我就弄死你。”

是不是一阵刺骨寒意穿过?你会不会觉得,这是古门美律师放走了一个杀人犯?你是不是就会坚定地认为这个少年就是杀人犯?你是不是觉得古门美就是社会公平正义的破坏者?

但我认为,正是古门美这样的律师,维护了自由、公平和正义。

原因很简单,真相愈辩愈明,但你永远不知道真相。如果你坚信某一件事情就是真相,那么,万一错了怎么办呢?

历史上,无数的悲剧,无数的惨案的发生,无论是独裁、纳粹、文革、冤假错案等等,都是用“真理”进行标榜的。每一次我们激进地追求“公平”、“美好”、“真理”,往往都以悲剧收场;每一次我们泯灭了自己的思想,被所谓的“真理与理想”洗脑,义无反顾踏上追求“真理”的道路,我们却其实在歧途上越走越远。

但是世界上真的就没有什么值得相信吗?

有,那就是逻辑和自由。

逻辑是每一个现代人必备的素质。掌握逻辑推导能力,并不是让你掌握怎么去解析几何体,也不是让你成为侦探,像福尔摩斯那样神探狄仁杰。而是帮助你在繁杂、迷茫的时代里,尽量做一个明白人。

前面说到,客观的真相很难得到,但对于很多事情,你依旧需要有自己的态度;那么,什么样的态度,才能最接近真相?那就是用逻辑推导产生的态度。

比如,上个月,我的一个高中同学问我认不认识我爸爸所在医院里的一位老医生;他说他妻子想生个男孩,据说那位老医生有一门药方可以百分百生出男孩,他认识的很多人都成功了。

我就先不评论这个男女不平权的想法;单说“一个老医生的药方能够改变性别”的传闻,就是相当的不靠谱。就算没有生物学的知识,不懂什么是染色体,但只要你能简单的逻辑推导,就能发现这一传闻存在的无数的漏洞;所以,我直接告诉我这位同学,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原因如下:

·生男生女是概率事件,你为什么能肯定生出男孩是以为那位医生的药方而不是本来就是生男孩呢?

·如果要证明这位医生的药方确实有效,至少要能够证明,至少有一个案例中,在服用药方前检查是女孩,而药方后,变成了男孩。

·就算有一个案例中,之前检查是女孩,服用药方后,变成了男孩;但你又能如何证明是那位医生的药方起的作用呢?你是否得引入对照组进行试验?

当然,这只是个非常粗浅和可笑的案例。但我想你也应该能明白我所要表达的“逻辑能力”是什么意思吧!当我们遇到很多我们不能理解、不能确定的事情的时候,不要感性地去听信别人是怎么说的,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思考,用逻辑去推导,到底对不对,如果不对,那是怎么样?

·比如,当有人为你推荐跳槽机会的时候,你需要理性分析,到底值得不值得?

·比如,当你看到一条新闻,义愤填膺,想转发分享的时候,请理性分析,到底合理不合理?

·比如,当你遇到一个”一夜暴富“的发财机会的时候,理性分析一下,到底对不对?

最后,我再简单说一下自由。其实前文已经讲过自由,这里再重复一下,无疑是说“自由”的重要。

在这个时代,最好的生活的方法就是:尊重你内心的自由,尊重你身边人的自由,尊重每一样存在于世界上的东西,尊重每一天每一秒;爱你的自由,才是爱你自己。

 
 

文/孤独的人不睡觉(简书作者)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并标注“简书作者”。

评论

© Accompany Yo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