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company You

一个想快乐却又时而不快乐的少年。

TING-<镜子>--我没有兄弟,我时常感到孤独

----------------------

文/Accompany You

我没有哥哥弟弟,但是我有一个姐姐。

我从小就希望我能有一个哥哥,被他宠着,被保护着,要是谁欺负了,他会挺身而出,别怕,有我在。或者有一个弟弟,能够尽自己能力去爱护,和他一起玩耍,互相讲着属于我们自己的秘密,被人崇拜和信任是一件最美妙的事情。

可是,我什么都没有。

小时候的我,总是被姐姐欺负,以至于,我现在对姐姐,或者妹妹没有任何的向往,总是会觉得 女生就是很麻烦的想法吧。欺负的形式多种多样,比如夏天给姐姐抓痒,你知道的,农村的夏天总是好多蚊子,尤其是在几年前,我家的楼房还没有装修,夏天晚上一个重要的活动就是打蚊子。抓痒还得数多少下,我总是强忍着睡意,边数边抓。还有的时候,甚至会打我,很多事情都不太记得,小时候记忆大多都是片段片段,从不能连起来。印象深刻的有拔掉电话线,不让我给父母打电话告状,当时的父母在北京打工,只有外公在家里陪着我们。

初三的暑假吧,当时中考考完,我去我家门口的一条街买东西,骑着那种很矮的自行车,然后回来的时候,就遇到了初中的同学, 和他的交情又不算尤为亲密,但是也还不错。因为我们当时都算的上“成绩比较好的学生”。成绩好的学生是在考试后经常凑在一起讨论试卷答案、结果之类的。他看到了我,就很热情的要我去他家玩玩。初三的我,就不是一个爱凑热闹、爱串门的一个人了,直到现在这个毛病也没办法医治。但是,是在太过热情,我只得去他家了。去了之后才发现,他有一个弟弟,在家里正在玩游戏机上的游戏呢。那种游戏机正是插卡的电视上玩的。他邀请我玩,我不会玩,就让他们玩,我在边上看着。两个兄弟两坐在一起,我很是羡慕的样子。我羡慕他们有彼此交流,比较倾诉的对象,而我,想说却无从说起。

几岁的时候,爸妈问我,还想不想要一个小弟弟啦,我有点讨厌的摇着头,不要啦,不要!那时候的哦也许也会懂着一点。这当然是父母给我说。我有点后悔,如果非要说心里话。我想要一个小弟弟,和我年龄差不多,我们一起牵着手上学,我们一起蹦着跳着回家,我们睡在一起,互相诉说,互相接纳,这也许是一种美好的画面吧。

再也不会有这种可能啦,写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带着一点点忧伤,却又无可奈何。

梦里,也许存在。

评论
热度 ( 1 )

© Accompany You | Powered by LOFTER